文竹

  • 文章
  • 时间:2018-09-17 16:00
  • 人已阅读

  我家本来是不怎么养植物的,自从妈妈收了别人送的一株滴水观音,我家就开始养植物了。

  在所有的植物中,我觉得文竹最好看,虽然它没有青松那么高大挺拔,也没有梅花那么清香淡淡,甚至它没有竹子那么不畏严寒,我却没理由的就是非常喜爱我家的那盆文竹,甚至在我的文档里都有它四季留下的“倩影”。

  春天,文竹冒出了嫩芽,那芽儿壮壮的,青翠欲滴,像花骨朵儿,第二天再看时,那昨日还紧包的芽儿,今天就裂开了嘴,芽尖儿还挂着点点细小的水珠,让人看了心旷神怡,阳光一照,那些水珠闪着光亮,一闪一闪的,可谓“波光粼粼”或是“一闪一闪亮晶晶”,真是有趣、惬意啊!

  夏天,在烈日的焦烤下,文竹努力地保持着饱满的精气神,每当我看到烈日下文竹那伞骨子一样的叶子,就想到了我那把拆掉了伞布的伞骨子,不由得笑出了声来——伞是不是聪明的先人看见文竹而发明的呀!?

  秋天到了,文竹略显沧桑,不过没关系,正当这时我小姑姑送我一只像雪球一样的小狮毛狗,它经常艰难地攀上花盆,用前爪够到文竹将叶子送到嘴里,但它从没真正的嚼过文竹叶子,原来小狮狮在跟文竹游戏哩!

  冬天,文竹因为经受不了严寒,便渐渐枯萎了,即便是枯萎它也要与众不同:别人都是从头到脚的枯,它偏是从两头向中间枯,这是怎样的倔强个性呀!

  文竹冬天是枯了,只要气温稍微上升点,它便一夜间冒出许多芽嘴儿,让我顿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