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报|上海四所高校“ 0后”大学生追寻校友

  • 文章
  • 时间:2018-10-01 10:53
  • 人已阅读

  “八载烽烟,山河破,神州浸血。驱厉鬼,几多鏖战,几多英烈。”当年抗战,上海多所高校内硝烟四起,何去何从间,一批高校被迫迁至内地,知识青年在艰苦环境中坚持学习,青年学生、大学教授投笔从戎,用行动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因为他们昨天的付出,才有了我们今日的和平。如今,“ 0后”高校学生追寻“校友”足迹和抗战精神,走访抗战遗址,采访老校友、抗战老兵,他们同样也在用行动感悟那段烽火岁月,珍惜当下和平。?复旦大学——“老校友坎坷求学路激励我们为明天奋斗”  “八一三”淞沪会战打响后,上海除租界之外顿成战场,沪上高校无奈内迁,当时复旦的办学主体由上海转移到了重庆北碚,而在上海沦陷区则留有复旦上海补习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 0后”学生吴佳怡发现,有关上海补习部的研究少之又少,为了留住这段历史,早在今年寒假,她所参加的校史协会社团就组成7人实践团队,开始了《烽火上海?学而时习——抗战时期复旦大学上海补习部办学史研究》的课题。复旦校史协会社团寒假聆听老校友的口述史。受访者供图  负责联系老校友进行采访的学生朱元,仔细聆听了老校友讲述当时补习部的环境,当时补习部在常德路附近,一幢三层小洋房,没有宿舍,没有任何课外活动和社团,学校所设立的专业不少,学生上课要上午、下午轮流去,“这在今天简直不可想象。”朱元说道。在那时的复旦,学的是纯粹的知识,按老校友所说,学的知识很难,要求也较为严格,许多老师都是留学归国的饱学之士,学生在学校里花几年时光所学到的知识受益终身,毕业后也可以迅速地学以致用。  上海的求学环境艰苦,也有老校友不甘于在沦陷区学习,年近鲐背的杨会中告诉这群年轻的校友, 4 年他进复旦大学(上海补习部),念了一学期,上海就沦陷了。 0岁的他执意要追随复旦内迁的脚步前往重庆。在杨老的印象中,这段求学路充满了艰辛。他一路从金华、赣州到广东地区,暑假再经过桂林、柳州、金沙江,最后到重庆,用了足足一个月。而进重庆的公路充满危险,杨老至今还记得有个地方叫掉石岩,路况差,又有七十二弯,很难走,“我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底下翻了很多车子。”  到了重庆北碚校区,五六十个人住一间房,吃的是平价米,里面混着石子、沙子,糙得不得了。最穷的时候,杨老只能靠卖衣服维持生计,“上海带去的领带还蛮值钱的,把领带送到拍卖行挂着,卖了所得的钱做生活费。”就是在如此环境下,当年的复旦“校友们”还是刻苦学习,求知若渴。  老校友所说的真实经历让如今的“ 0后”深深震撼,团队负责人吴佳怡感叹说 “当年复旦学子的坎坷求学路更能激励我们新一代的复旦人为了学业、为了明天而奋斗。”  除了采访老校友,他们还决定重新探访故址。吴佳怡说,一路走访让他们唏嘘不已,当年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旧址早已经拆掉挪为商用,而赫德路(今常德路)的旧址也造起了居民楼。唯有北京东路中一信托大楼依然还在,作为重要历史建筑得到很好的保存。  追寻着故址,实践团的足迹几乎跨越了半个上海。吴佳怡、朱元感慨,“这样大规模的搬动无疑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更别说是在抗战这种特殊的环境背景之下。只在上海就辗转多地,也足以见得当时办校之艰辛,学子求学之艰苦。”  面对如今复旦舒适的学习环境,这群“ 0后”都表示,老一代复旦学子艰苦求学的精神非常值得他们学习。同济大学——图展传递投笔从戎抗战精神  同济大学大二学生魏稷同站在台湾校友徐为康手绘的同济大学在抗战时期迁校地图前,盯着内迁路线研究良久。上海-金华-赣州-八步,甚至出境到了越南河内,再辗转回到国内的昆明,最后在四川李庄落脚。魏稷同忍不住感叹道 “以前知道同济在抗战时期内迁到李庄,以为是从上海直接搬到李庄,没想到现实那么迂回曲折。”??“抗日战争中的同济大学”档案图片展展示校史。青年报记者?张瑞麒?摄  在图片展第三部分提到了“教授从军”。 年冬天,日军铁蹄踏入贵州独山,四川震动,国家告急,国民政府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号召大中专知识青年投笔从戎,组建青年远征军驱逐敌寇。同济全校总人数为 4 3人,有近700名师生报名,364名师生最终通过体检投笔从戎,报名和参军总数位列全国高校第一。  这是魏稷同第二次来到同济大学的一·二九大楼博物馆,“抗日战争中的同济大学”档案图片展正在馆内展出,一共用了 00块展板、近700幅档案图片,全面展示了同济大学自吴淞校园被日军炸毁到抗战胜利后返沪的办学过程。华东师范大学——“老兵教我们坚守人格底线”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暑期实践团队的成员们则将目光放眼于整个抗战时期的历史。在有关部门的牵线下,他们利用暑假陆续走访了沪上 位抗战老兵,队员们安静地坐在这些头发花白的老人们面前,听老兵爷爷诉说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队员何昕的采访对象是当时为上海地下党工作的一位老同志,今年已经 岁高龄的他坐在轮椅上,除了耳朵有点背,回忆起当时的抗战历程依旧能说出不少细节。“老爷爷对我们说起了他接受饶漱石、汪道涵的委托,从上海买了一批迫击炮钢管,利用日本人的小火轮,运到了根据地的故事。”  迫击炮钢管当时属于军事物资被日本方面严密封锁,他假装运送的是五金器材,并买通了日本轮船的船老大,途中因为靠岸检查还差点陷入险情,最终他“威胁”轮船二副,以“运输军事物资乃杀头之罪”才得以安全抵达长江中心。“老兵说到紧张处时非常激动,会面红耳赤,我们也跟着他体会了当年的惊心动魄。”何昕说道。  地下工作者经常会面临身份暴露的危险,老兵爷爷也不例外。有次组织命令他护送一箱宣传书籍,行车半途中突然遭遇一群日本兵上车检查。老兵的箱子当时放在座位底下,他灵机一动,趁着日本兵刚检查完上一个人,朝着他走来的间隙,他偷偷用脚把箱子往后一踢,踢到了刚刚被检查过的人的座位下,这才安全逃过了安检。这群“ 0后”大学生被爷爷的机智与冷静所折服,感叹说 “尽管在和平年代我们可能不会遇到这样的紧急事件,但这也是我们需要学会到的处世态度——遇事不乱,要冷静沉着思索对策。”  走访中有位老兵曾有被日军逼迫在日军工厂做工的经历,这让团队负责人矫雯竹印象深刻。这位年逾 0的老人用自己的故事给青年们好好上了一课 做人一定要有底线。  当年老兵生活在浦东,当浦东被日军占领后,他和许多普通老百姓一样遭受日军的胁迫,被逼在工厂为侵略者打工。在与日军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老兵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革命同志,随即踏上了革命道路,带领工友们在敌人后方想尽办法阻挠日军的军事工业生产,为抗战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老兵的做人底线让矫雯竹深有感触,“哪怕是在日军的胁迫下,爷爷仍然没有屈服,不背叛祖国,如今处于和平年代的我们,就更应该注重底线,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日后的工作中都要坚守底线,有道德操守。”上海理工大学——走访七处抗战遗址感受“大爱”  除了从老校友、老兵口中了解那段抗战史,走访抗战遗址也是了解历史的“窗口”。  这个暑假,上海理工大学暑期实践团队分别奔赴上海、重庆、南京三地开展抗日战争遗迹的保护与宣传调研活动。其中,出版印刷与艺术设计学院的 名大学生走访了沪上七处抗战遗址,分别是淞沪抗战纪念馆、姚子青营抗日牺牲处、吴淞炮台湾、摩西会堂、提篮桥监狱、上海犹太人难民纪念馆以及四行仓库。  其中最让队员顾雨婷印象深刻并为之感动的是刚完成新一轮翻新修缮工作的上海犹太人难民纪念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万余名犹太人逃离被纳粹占领的欧洲,跋山涉水来到上海寻求避难所。  走访中她对纪念馆中刻满了来上海避难的犹太难民名字的一面墙印象深刻,“二战犹太难民后裔沙拉曾讲过,‘上海是我的第一故乡。没有中国,也不会有我。我老爸那代人在上海,受到了上海老百姓的庇护。我心里非常感激。’很难想象当年上海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上海人民还是伸出了援手帮助了他们,这让我非常感动。”  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以色列驻沪总领事馆还拍摄制作了公益宣传片《谢谢上海》,以表达以色列人民对中国人民最真挚的感谢,队员们也在纪念馆中观看了这部宣传片,看到来自全世界各个地区的犹太人用中文写了无数个“谢谢”来表达对上海这一“诺亚方舟”的感谢时,实践团负责人卢辉说,他心中涌起了一股“患难之交”的感动,也为上海人民的大爱点赞。顾雨婷也赞同地表示 “那时的上海也处于一个动荡的时代,千疮百孔,我们还是毫不犹豫地接纳他们,这是一种不分种族、不分国界的大爱。”[学子感想]——这抉择,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  抗战中的复旦精神是什么?吴佳怡和队员们在学校档案馆翻阅材料时看到了一则关于上海补习部成立伊始的新生指导会的消息,文末作者如此说道 “吾人今日处境艰难,然当有以克服之,更宜效法吴淞时代之苦读精神,为日后之做事之基础,再吾校有种特质,即社会交誉之‘复旦精神’。此种精神,每于困厄时愈显其力量之伟大。放之过去史实,屡验不爽。今日之艰困,正吾人磨练之良机也。”吴佳怡觉得这段话说得太有道理了,即使放至今日,这段话读来仍有振聋发聩之感。“复旦精神,就是在困境下更加奋发地拼搏。虽然如今身处和平年代,我们也需要传承‘复旦精神’。”  抗战中的同济精神又是什么?在“ 5后”魏稷同的理解中,他觉得是一种“同舟共济、坚韧如丝”的精神。“一路内迁,走过了一万一千多公里的教育救国之路,当时的师生都坚持下来,甚至那些随同济来到李庄的德籍教授,他们本可以回国避难,却选择了不离不弃,与同济共患难,直至抗战胜利学校复员,他们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这就是一种我们需要传承的同济精神。”  华师大的前身是大夏大学、光华大学,抗战时期众多学生投笔从戎,舍身杀敌。至今,在华师大档案馆里,仍保存着400多份因战乱而没能发放的毕业证书。谈论起这段校史时,何昕觉得,在如此艰苦的抗战环境下,无论是知名的大学者还是如今已经淹没在历史中的普通学生都坚持抗敌,这种“爱国精神”就像学校里的一条文脉廊,绵延不断,经历战火而不衰。其实在走访实践前,他们这群“ 0后”对于抗战时期的校史都不甚了解,只是通过课堂内容略知一二,如今深入了解后,也让他们对国家、对学校油然升起自豪之情。  “上海理工大学前身是沪江大学,校长刘湛恩先生是抗战中唯一牺牲的大学校长。”上理工学子卢辉也提到了抗战时期的校史,现今上理工校园还特设有校史馆和刘湛恩校长故居,因为学校对于这段历史的重视,学生们大都非常了解这段校史。卢辉向青年报记者表示 “我觉得老校长和沪江大学的抗战历史给上理工注入了一种爱国精神,也算是校魂吧,历史应该永远铭记。这次暑假走访了上海那么多抗战遗址,这种感受更强烈,我们不能忘记这些热血青年为了保卫国家所做的牺牲。”  硝烟落定七十年之后,如今的青年已很难跨越漫长的时空,去真实感知属于那个战争年代的残酷。  对于如何传承校友精神、抗战精神,来自华师大的矫雯竹和何昕都觉得,作为学生,就是应该“多读书”,“我们只有多读书,塑造正确三观,正确了解历史、尊重历史,在为校友的爱国精神感动的同时也要将这段校史、采访老兵所知道的抗战细节告诉后几届的学弟学妹,将革命精神继续传承,也将这些精神融入实现青春梦想中。”  同济大学的魏稷同则觉得,校史中提到的知名校友、著名肝胆外科专家吴孟超院士的所作所为会影响他的选择。当年吴孟超在马来西亚告别父母回国,进入同济大学继续学业,他努力学习,从医报国。“这也是一种坚韧不屈、为国奉献的精神。”  这样的精神该如何传承??魏稷同觉得一方面要尽力“多读书”,做好自己的学习工作,另一方面青年一代也要团结一心,在困难面前同心同德。他目前对自己未来也有打算,毕业后可能选择出国留学,让留学生活丰富自己的阅历,但他同时表示,留学结束后他一定会回国,“生于斯、长于斯,在回国与否的选择上,我会向老校友学习。”阅读原文记者|周胜洁 阮佳琪来源|青年报编辑|吴潇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