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深处无怨由

  • 文章
  • 时间:2018-09-17 16:00
  • 人已阅读

  只要几天不看,我的信箱就被邮件塞满了。除了垃圾邮件外,有许多读者写来读后感,有感激,有感想,也有批评,还有一部分邮件是求助,有许多的被采访人就是这样联系上的。

  

  雨桐在电子邮件里写道:“我之所以把我十年的坎坷经历告诉你,是因为我非常喜欢你的文字。更因为你也是女人,希望你能理解,体会我的处境和心情。”她的故事不算复杂,但总体上是一个幸福的故事,就像电视剧,不经风雨不见彩虹那种。

  

  不相爱毋宁死

  

  我是一个东北姑娘,受尽父母的宠爱,中专毕业以后被爸爸安排在他单位下属的部门工作,在那里我遇到了晨。办公桌面对面,不久就相视而生爱了。但我和晨的相爱,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因为他不仅是爸爸的同事,我的上司,更是一个比我大十几岁、有过婚史的人。热恋中,我的口号是“为爱而生,为爱而死”,当时我心里真是这样想的。人活着,就要轰轰烈烈爱一场。但是,陷入爱情狂乱的人并不知道,婚姻似乎并不一定容忍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父母的反对再有道理,我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甚至对自己为爱情的奉献,为与世俗勇敢的斗争而自豪。我大闹了一场家庭革命,宣布与不支持我的人断绝关系,包括父母,顶着小城的流言蜚语和让人窒息的侧目嫁给了晨,那年我刚23岁。

  

  婚后,在原单位我们都呆不下去了,只好离开做起了建材生意。还好,一切都比较顺利,生意越做越大,我们买了房子,也买了车,我们成了当地人人羡慕的幸福夫妻。但就在女儿刚满周岁的时候,由于交通事故,我们几乎赔掉了所有。从富有陷于困顿,这使爱面子的晨不能忍受,他一定要离开家乡,要躲开别人的同情和讥笑。

  

  我父母不同意,他们不愿意女儿去过未来渺茫的生活。他们表示要负责我和孩子的生活,我流着泪对父母说:“我既然选择了他,无论是富有,还是贫穷,我都要跟着他,至于今后他怎样对我,就凭他的良心了……”

  

  1995年3月,我和晨来到了济南。为了省钱,我们租了一间破旧的民房,从没为生活操心的我,要学着用院子里的自来水,学着用蜂窝煤炉子,学着到街上去用公厕。晨每天都上街看是否有合适的生意做,我则抱着啼哭的孩子,坐在寒冷的房子里等他回来。经过半个月的考察,我们决定开一家饭店,并交了一年的房租。我们孤注一掷,投入了所有的资金,我负责前台经营管理,晨负责后勤采购。当一个人面临生存考验的时候,做事会格外用心,没过多久,饭店的生意好起来了。

  

  来得太猛去得也快

  

  但与生意好转步调一致的是,晨的脾气暴躁起来。他变化很大,喜欢在朋友面前证明成功,喜欢听店里的员工说奉承话,特别是年轻的女服务员。

  

  他常常找来朋友喝酒,无论我多忙也得陪在他身边,还要亲自倒酒,稍不顺从,他便大发脾气。同时,又不让我多接触人。做饭店生意,免不了要接触各色人等,我是老板娘,肯定要打起精神应对顾客,可我和顾客多说几句,他就会大吵大闹,甚至大打出手,就连我和女员工一起唱歌,一句歌词也会使他莫名其妙地对我拳脚相加。他这样不分场合的无理取闹,使我在员工和顾客面前颜面扫地,也很伤心。

  

  有老乡劝我,因为我比他年轻十几岁,让他心里没有安全感,所以还是要我多多注意。我觉得他们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就一边努力打理生意,一边小心地不惹他生气。但令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根本原因不是我的年轻美丽使他缺乏安全感,不是我精明强干让他有压力,而是他与酒店女服务员有染!恍然大悟后,我彻底崩溃了,投入如此巨大的情感怎能忍受致命的伤害?

  

  我绝望了,吃下了整瓶的安眠药。当我被抢救过来时,我非常想家,想爸爸妈妈,三年来我第一次打通了家里的电话。当我听到爸爸那熟悉而苍老的声音时,我的嗓子哽住了,放下电话我搂着女儿痛哭失声。这样的婚姻还能继续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我要活得有尊严!我疯了似的把晨赶出了家门。当时,我们的女儿刚刚两岁。

  

  历经风雨终见彩虹

  

  随之而来的并不是振作,我陷入了悲伤和忧郁。毕竟生活中的支柱塌了,短短半个月我就瘦了十斤。朋友们轮着来陪我,开导我。他们组织老乡聚会,拉着我参加,不让悲伤占据我的全部。

  

  就这样,我认识了伟。他也是个东北人,高大魁梧,看上去就叫人信赖。他以一个老大哥的口气安慰我说,没有了爱,也不要在恨里生活。这句话使我豁然开朗,我不再恨晨了,心平气和地同他离了婚,给了他一部分资金和饭店经营权,我要了孩子。

  

  与此同时,我爱上了伟,伟在此时也明确对我表达了爱意。伟是个很好的男人,是令我非常喜欢的好男人。可我也知道,虽然伟家庭不和睦,但毕竟是一个合法的家庭。体会过被伤害是一种怎样的痛苦,我怎么还能再去害别人呢?我流着泪对伟说:“回去和她好好过吧!我相信你是一个重情重义做事负责的人,如果让我们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们还会幸福吗?”

  

  我们回避见面,只用电话联系。伟正式向妻子提出了离婚,他说,他一定要处理好这件事,才能既对我负责,又把对妻子和孩子的伤害尽量减小。大概过了一个月,伟突然跑来了。他看起来十分憔悴,原来离婚很不顺利,一时间伟成了一个作风不正的伪君子,我则成了不道德的第三者。重压之下,我无心经营了,饭店生意一路下滑,终至被迫关闭。迫于生计,我另开了一家服装店,断绝了与伟的一切联系。

  

  就在我以为伟已从我的生活中退出时,传来了伟离婚的消息。伟答应了苛刻的离婚条件,几乎是净身出门,工作上也蒙受了严重的损失,但他毫不犹豫。从离婚签字的那一刻开始,伟就开始找我。他给所有可能知道我的去处的人打电话,甚至把电话打到东北老家,请家里人帮着找……

  

  当伟终于找到我时,他把我紧紧抱在怀里,就像找到了失而复得的宝贝,沙哑着声音说:“一切都过去了,让我用后半生来呵护你,保护你,好吗?”

  

  我和伟终于在一起了。他视我女儿如己出,对我也是非常体贴呵护。女儿更是和他亲切得不得了,我们一起做饭,一起逛街,一起去旅游,幸福甜蜜的生活又展现在我的身边。

  

  可我们没有立刻去登记结婚,只是同居了,我坚持住在我自己的房子里。可能是因为有过那么惨痛的经历,所以我对再次走进婚姻产生了恐惧。在具体的生活安排里,我总是留一些余地。有老乡说,我们同居该算是“试婚”吧。现在想来这种说法和做法也许有它的道理!毕竟再婚的中年男女,双方的脾气个性都已经成型,既不能自我改变,也别指望着改变别人。所以这种重新组合的家庭,最初时不和谐的因素更多。

  

  果然,同居期间的幸福伴着无数抹也抹不去的苦恼。例如,伟偶尔会叹息,离婚大战使他在儿子眼里由一个慈爱的父亲变成了一个无耻的人。他前妻的心理一直没有调整好,虽不再恶言恶语,但她频频地进入我们的生活,她经常以儿子的名义要钱要物。每逢节假日都要以安抚儿子的理由叫伟去她家,留伟吃饭,或一起上街为儿子买衣服。伟为了弥补离婚给儿子造成的伤害,减轻自己对儿子的愧疚,几乎有求必应。几次三番使我对再一次即将到来的婚姻失去了信心,甚至和伟提到了分手。

  

  还有,晨又突然出现,痛哭流涕地向我忏悔与自责。他说:是我的年轻、漂亮和能干叫他对自己丧失了自信,更是大男子主义使他断送了我们的婚姻。现在他与那女孩已经分手,并且十分想念女儿,希望我们能从头开始。我对他说:“一切都太迟了,伟不但为我付出很多,对我们母女也照顾得无微不至。我不想破坏这种生活。”这个小插曲使伟也有些烦恼。

  

  但矛盾总是暂时的,幸福美满才是我和伟之间的主调。我父母从老家来,见过我和伟相亲相爱情投意合之后,非常高兴也感到很欣慰,便劝我说:“和伟结婚吧!伟是个好人。”在父母劝说下,我和伟在今年春天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如果说美好的婚姻是要经过磨合和考验的,那么我和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互相忍让和谅解,我们能有今天这个美好的结局,是因为我们已“爱到深处无怨由”;对于他人,我们的良心不再有任何亏欠,因为我们做了尽可能做的事,所以今天我们是幸福的,更是快乐的。

  

  十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使我变得自强,自立,也更成熟了。两次婚姻的不同结果使我明白,婚姻是需要沟通的,是需要精心维护的,更是要珍惜的,女人在做好事业的同时,家庭也是同样重要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